别皱眉了,我爱你。

想要爱,想要更多很多的爱,想要很多很多堆叠起来像浪花一样亮晶晶又能够将人安全覆盖住的温暖的潮湿的爱

Evangeline Z.:

喜歡在高處看星星。今晚木星在天秤座,金星在雙子座,按占星學來講,是帝王相與爭戰的徵兆。當然我是不信的。
做夢也常常夢到星空,死後也想變成星星,變成一個又冷又亮的小光點。以前看過一本兒童故事書,說人與人相處,就像星星連成星座,原本是沒有關係的,一旦有了聯繫,在浩瀚宇宙中也就不寂寞了。
夏天是適合觀星的季節,說不定可以看到小流星。上次見到流星已經是2年前,許了願沒想到成真了,雖然結局並不是很開心。真是複雜,我今天要早點睡覺。

夏天的第一场雨!

TT的两个开头,最后都没有用,存一下

————————————————————————

0-1
米勒不安地踢动着课桌下的挡板,脚趾尖越过显得略小的凉鞋触在木板上,冰冰凉。外边好像要下雨了,乌蒙蒙的一片。他眼睛瞥向钟表,手下没停,往桌斗里一探——空荡荡,没伞,看来还得跑着回家......

米勒个子很小,比同龄孩子相差一截,因此总是被安排在教室的第一排。那些个子开始猛蹿、唇角有细细绒毛的高年级学生对此下了定义:这是发育不良———他倒不是很明白这个词的具体含义,但这个陌生词汇他倒一直记得很清楚——那天是体测,太阳极烈,晒得皮肉发疼。除了短跑100米,米勒照例几乎在所有项目败北,并称得上是惨败:...

时间旅行者

@RiN 生日快乐!!

————————————————————

Part 1

“教堂,教堂......”米勒嘟囔着,在心里悄悄画地图:“我记得是这个方向。”

教堂在小镇的另一头,离家很远——没办法,妈妈说了,这种药只有教堂边那家药铺才有的卖,其他地方都找不着。

米勒有一阵没过来了,路线还有点模糊。他一边跑一边想——绞尽脑汁地想路——顺便的顺便就想起妈妈方才对他的嘱托,没忍住雀跃得跳起来。

“你可是我们的小男子汉,”妈妈躺在床上,声音比平时还要小些:“昨晚咳了一夜,真对不住,这感冒真恼人......米勒,小冠军,给妈妈买些药回来,好吗?多的钱你可以拿去买些糖吃。”

小男子汉;小冠...

空间看到的!如果有回应就很开心啦,拜托拜托--!

我望你爱我。你看见我每一根神经内的思想穿梭,你看见我隐秘的快乐与不可言说的丑恶。所有的我被你看个干干净净,你明白我大脑内任何一片褶皱,一切生活所迫的条件反射。我躲在宇宙深处,于你只如同一丝不挂的站在在你眼前,所有的沟壑尽数袒露。你怜悯又爱惜的看向这一团羞愧的混沌,这庸俗的肉体与存在本身,神光里充斥彻头彻尾的理解与爱。像审视自己,像注视你的小女儿,像仰视神佛也像悲悯一个过路的乞丐。你领会我的全部,叹息我的软弱,亲吻哪怕最微小的那一粒痣。
只有这样我才真正确信我能够爱你。

早晨

我在暧昧的晨光里吐息,背脊上有微微的汗渍。偏过头去,没有意外地瞥见对方一张干净幼稚的脸。他正睡得沉沉,睫毛很长,小孩子一样紧紧抱住枕头的睡相令人发笑。我多想饲养他,一面想令他永远无忧,另一面却想看看他在黑暗里看向我渴求的眼睛。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春日乍暖还寒,今天是没有太阳的阴天。我撑着床坐起来,一只手臂被他枕得发麻。室内空气昏胀,昨晚情欲的气息还没褪尽,剩下的全是怠惰,令人贪睡。我在模糊茫然的视野中寻摸眼镜,没料想一个不小心将它推向床下。于是又去捡,床板因为动作嘎吱作息。
“猿比古?”
他轻轻地唤我的名字,鼻音未消,眼睛费力地睁开一条缝,抬头看着我。
“嗯。”
忙乱之中我听见他的声音,便伸一只手去安抚...

春分快乐!

新年快乐!
快乐又痛苦的赶死线时间又到啦。请期待w

1 / 10

© 鶴見野 | Powered by LOFTER